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藍天救援隊:民間救援“藍精靈”

藍天救援隊:民間救援“藍精靈”

2019-07-03 14:26:5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楊迪    點擊數量:3878

 

作為應急救援的民間力量,他們以人道、志愿、專業、開放的姿態

彌補國家災害應急與救援機制的不足

 

 

“把這個名額給別人吧,咱們不爭。”當遠山聽說藍天救援隊獲得《中國新聞周刊》年度公益人物獎提名時說道。

 

“掏錢做公益,我沒這個實力。上山救人,這個我行!”遠山說,他不喜歡各種各樣的評選。

 

遠山,本名叫張勇,是藍天救援隊的隊長,與人們想象中霸氣野性、激情四射的戶外救援隊隊長的形象相左,張勇話不多,語調也低,臉上的線條透著平和與穩重。

 

長年不斷的戶外鍛煉,讓他盡管年屆不惑,卻絲毫沒有發福的跡象。而上穿沖鋒衣、腳踩登山鞋的裝扮一眼讓人看出他的“驢友”身份。

 

盡管自2007年成立起,汶川地震、貴州探洞尋水、玉樹地震,讓藍天救援隊的名字屢屢見諸報端,但張勇卻一直不愿意接受媒體的采訪,只要是能委托給別人的,他就很少親自出現。

 

“一步一個腳印做事情就夠了。”這是張勇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救援需要勇氣,更需要專業”

 

正如張勇所說的,五年多的發展,藍天救援隊從戶外運動愛好者的自發行為,逐漸發展成專業民間救援隊,并在2010年在北京民政局登記注冊,成為當前中國首支注冊為民非企業的民間救援隊,“靠的就是自己”。

 

“救援需要勇氣,更需要理性和專業。”張勇說,2007年一起驢友遇難事件讓他的人生發生徹底轉變。時年3月,24歲的央視女編輯“夏子”等11名綠野網站的“驢友”在攀爬北京郊區靈山時不慎迷路。當時張勇恰好是綠野救援隊成員,聞訊便趕往救援。

 

張勇是退役武警,體能很好,對山野環境經驗也很豐富,他以為憑著自己的體能和戶外經驗完全可以救下夏子。但遺憾的是,到場時夏子已因長時間寒冷導致的體溫過低而不幸遇難。

 

這件事觸動了張勇,“當戶外運動隊伍日漸發展壯大時,由誰來為這支隊伍的安全提供保障?”

 

靈山事故過后,張勇和綠野救援隊隊長“海貓”商量,將已經沉寂4年之久的綠野救援隊重新組織起來。

 

“戶外運動本身就包含很多專業知識,在此基礎上,救援則要求更高。”張勇說,專業化培訓從最初就成為野外救援必備的要求。

 

2007年,當張勇開始獨自組建藍天救援隊時,格外注重專業化要求。還按功能不同分別成立了山地救援隊、城市救援隊、潛水救援隊、醫療急救隊、越野救援隊等專項分隊。

 

隊員雖然來自各行各業,但救援技能都是專業的。張勇要求救援隊每周都安排針對性培訓,包括急救員資格培訓、水上救生培訓、野外生存培訓、野外搜救培訓、技術裝備使用培訓、心理救援培訓等。除此之外,藍天救援隊每年還會和國家救援隊一起進行實戰訓練,也曾赴香港、美國進行觀摩學習。

 

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特大暴雨災害,藍天救援隊出動十幾名專業潛水隊員,這些隊員都是同時擁有潛水證和救援證兩項資質。隊員云飛還記得,之前,隊里特意請來了專業的潛水教練,給大家培訓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為了應對特殊情況,藍天救援隊還專門成立了一只搜救犬隊。張勇介紹,當時選定了犬齡在6個月~2歲之間的金毛、拉布拉多等六種適合搜救的犬類,在全國范圍內進行征集。初步選出53條滿足基本條件的犬,再經過考核,選定了38條犬和主人一起進入培訓。

 

“搜救犬隊對犬和人都有要求,有的是狗可以,但人不行,有的人行,但狗不行,必須雙方同時達標才行。”張勇說,為此,他們專門請來警犬基地的訓練師對搜救犬隊進行了集中培訓。

 

 

 

 

“救援不分你我”

 

作為一個志愿的救援團隊,除了張勇一人是專職人員外,其余的人都是兼職,有IT人士、平面設計、公務員等。平日里,他們都忙碌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如何保證培訓和救援的出勤率是組建專業團隊首先面對的難題。

 

救援隊改變了國家救援隊集中出戰的打法,改為前方一線救援加后方平臺聯動機制。所謂前后方聯動是指救援一線收到求救信號后,迅速聯絡可以立即出動的隊員,并依照各自所處的方位及條件進行統一調配。

 

“前后方平臺并不是一個專門的系統設備,而是指一群在后方進行信息匯總和整理的人”。張勇說。

 

2012年12月22日19點23分,藍天救援隊熱線電話接到求救電話,某戶外俱樂部一行30余名驢友徒步北京門頭溝的靈山,其中2人因風雪太大被困。

 

簡單了解情況后,張勇第一時間通過飛信聯絡具備救援能力的隊員。根據要求,收到通知的隊員要在5分鐘內回復是否能夠參加救援,并同時啟動后方平臺。后方平臺及時匯總能夠前去救援的人員、裝備,同時搜集現場資料提供交通、天氣、地圖等救援所需的基本信息給出發的隊員。

 

救援一線人員到現場后,會專門安排一個人與后方聯動,隨時通報一線情況,通報缺少的物資、裝備、人員。后方再根據前方情況進行統一調配。

 

“在整個過程中,全部靠的是隊員的主動性。”張勇說,“而且經過多次的培訓和演習,大家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

 

在快速、高效的聯動機制下,12月22日當晚,接到求助電話的2小時50分鐘后,藍天救援隊第一梯隊——特遣支隊已經到達靈山景區停車場,后方平臺也開始在微博中進行實時的滾動播報。

 

“我們實時滾動播報,一方面為了讓事故相關人員及時了解情況,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免打擾。”張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雖然包括藍天救援隊在內的各種救援隊盡了最大努力,但兩名男驢友還是最終遇難了。

 

“如果我們有制式裝備,到達的速度還可以再提高半個小時。”張勇總是習慣性地把自己放在一個觀察、總結的角色中,既專業又冷靜。

 

“7·21”北京暴雨救援過后,身為隊長的張勇也看出了藍天救援隊的不足,他說:“面對城市內澇,救援隊受客觀因素制約性太大。同時,我們對城市內澇高風險區域的先期了解不到位,出現被動應戰的現象。以后如果再有這樣的情況,我們會提前在危險區域附近備勤。另外,我認為目前亟須的是組建社區救援隊。真有突發情況,只有社區互助才最及時、有效。”

 

事實上,在12月22日北京靈山的救援過程中,藍天救援隊已經聯系了北京首都航空公司的直升機,隨時準備配合直升機救援,而在此之前,救援隊的隊員多次參加過直升機索降訓練。

 

張勇說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天每一個有需要的中國人都可以享受到專業的救援服務,“無論它來自官方,還是民間”。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小丑扑克100手官网